1、合作科研、合作开发、委托科研;

        2、开展技术服务、咨询评估论证、技术经纪、技术培训、技术推广、工业设计、技术合作与交流、技术 与产品创意策划和市场调研等工作;

        3、实验室检测设备销售;

        4、纺织服装图书销售;

        5、组织新技术新产品推广会、产品展洽会。

 
 
 
       棉价飙升进口棉配额增发 游资炒作身影乍现
 
5月18日,记者通过大型纺织企业了解到,本年度第二批进口棉配额,本周一已经部分下发。
  
  对此,有地方发改委人士回应称暂未接到正式文件。
  
  而据一位参加了近日在三亚召开的中国棉业发展高峰论坛的纺织业人士透露,会上传达的信息显示,政府已经敲定这一轮配额下发的总量为100万吨,且将分期下发,首批先行发放50万吨。政府松手下发100万吨的进口配额,是为弥补9月新棉上市之前的市场供应缺口。根据中国棉花(资讯,行情)(资讯,行情)协会的调研汇总,截至今年4月底,国内棉花的商业库存数尚不足180万吨,约为两个月的用棉量,而当前距新棉上市还有4个月,仍有两个月左右的用棉量没有着落。
  
  棉花供不应求
  
  进口棉配额近期下发的消息上周末开始在业界广为流传,中国棉花协会亦在官方网站上提示:“国家近期增发部分滑准税进口配额,面向用棉企业,以满足纺织业需要。”不过这一公告未提及具体数量。
  
  去年12月末,发改委在内的多部委会签下放了2010年度首批189.4万吨的进口棉配额,包括89.4万吨的税率为1%的关税内配额和100万吨的税率稍高的滑准税配额。
  
  这部分配额实际上已经消耗了大半。根据海关总署统计,今年1-4月,中国进口棉花117万吨。
  
  河北方圆纺织印染集团今年明显感受到买棉的不容易,公司的棉花库存可用天数从过去的两周左右下调至现在的7天,这家12万锭的棉纺厂每天需要消耗60吨左右的棉花。
  
  3月份开始,棉价开始急速上扬,资金压力迫使不少纺织企业调整库存量。山东鲁棉集团一高层近期的调研发现,企业规模越大,库存调整越为明显,“过去大型纺织企业一般会库存2-3个月的用棉量,保证正常的生产和经营,但现在大企业的库存可用天数一般不超过1个月。”
  
  中国棉花价格指数显示,标准棉的价格从2月的不足15000元/吨上涨至5月的16638元/吨。
  
  中国棉花协会秘书长高芳在上述三亚论坛上表示,本年度(2009年9月-2010年8月)的棉花棉花产量预计在700万吨左右;至于消费量,棉花协会预估数在950万-1000万吨,政府会商数为1000万吨左右。
  
  若按此测算,本年度的用棉缺口大约有300万吨,需要依靠进口或政策抛储来弥补。
  
  游资炒作身影乍现
  
  游资的炒作也被认为是棉花价格暴涨的原因之一。
  
  今年初,新疆浙江商会就估算至少有100亿元的浙江民资撤离山西煤矿和国内房地产转战新疆棉花。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也在三亚论坛上提及这一现象,他说,不仅仅是棉花,有游资已经开始炒作棉纱,“现在有的针织厂不得不考虑自己建纱厂。企业有限的资金不用于产业链的提升,而是用于应对棉花和棉纱的炒作上,这是一个浪费。”
  
  进口配额的下放估计难以撼动当前棉价。专业人士说,实际上,在上周末第二批配额发放在即的消息传出后,中国棉花价格指数还在微幅上涨。而国际市场已经预期到中国还将增加进口,前期国际棉价的上涨已经消化了这一因素。
  
  实际上,过往以低价取胜的进口棉在当下已无多少优势可言。
  
  广东一家棉纺企业告诉记者,美棉和同品质的国内棉的到厂价格都在17000元-18000元/吨,差价已不明显。此前,进口棉的到厂价一般要比国内棉便宜1000元甚至1500元每吨。高芳认为,这也在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的高棉价是由供求基本面而非游资炒作决定的。
  
  避免成为下一个“大豆”
  
  事实上,观测近几年数据可以发现,中国每年200多万吨的棉花进口量已经占据供应量的1/3左右。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乐施会等机构联合撰写的报告《2009年多哈回合谈判重启???中国棉业依然步履维艰》认为,入世后的市场开放令中国棉花进口急剧增长,2008年中国棉花进口量是2001年的19.5倍。棉花的对外依存度也在上升,2002 年-2007年,进口棉占中国消费总量的20.2%,最高时达到31.7%。
  
  棉花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大豆”?目前,中国大豆进口依存度超过70%,整个产业几乎全部被外资垄断。
  
  长期关注棉花产业的农业部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杜敏表示,当年在入世谈判时,政府曾经对棉花行业进行模型测算,研究显示如果棉花的对外依存度超过40%,可能严重影响就业等系列指标。
  
  从棉花到纺织服装,这条产业链吸纳的就业人口超过1亿。
  
  影响似乎已经开始呈现。上述报告说,2002年-2008年,中国农户种棉每亩利润总体下降,调研发现,由于棉花收入难以维持家庭日常开支,新疆棉农不得不削减医疗、教育、社会交往等各种家庭开支,尽量将生活花费降至最低。
  
  杜珉称,虽然业界一直在呼吁政府出台最低保护价措施为棉农托底,保护农民的种棉积极性,但这一惠农政策至今未有出台迹象。最低保护价的操作思路是,根据生产成本等确定最低收购价,当市场价格高于这一价格标准时,棉农可以自由出售,一旦市场价格低于这一标准时,政府负责按照保护价收购棉花。
  
  杜珉近期曾经到棉花主产区调研,虽然去年的收购价很高,籽棉收购价普遍在3.2元/斤左右,棉农们仍表示今年会减少种植面积或不增加种植面积,因为2008年,籽棉的收购价一度跌至1.8元/斤,棉农们连保本都难以实现。
  
  根据入世协议,中国对棉花实行8.5%以内的微量补贴是允许的,测算下来,每年这一补贴的上限额度大概在50亿-60亿元人民币。实际上,这一补贴量远远没有用足。以2009年为例,政府对棉花投入了总计13亿元的良种补贴,虽然又拨出20多亿进行收储,但收储的利好并未传导至棉农,仅仅利好了棉花加工商。而作为中国最主要的棉花进口国,美国在2008年-2012年之间,每年都补贴棉农10亿美元,其中包括超过6亿美元的棉农直补。
地址:中国深圳市盐田区沙头角沙深路东和工业大厦B栋七八楼 邮编:518082
电话:0755-82398685  82398057  传真:0755-82622705  82398409
网址:http://www.cctc.com.cn